医美盯上00后

2022-03-16 08:59:来源:创事记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曹杨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3月15日晚上的“3·15”晚会,医美再一次走到聚光灯下。“违规经营的培训机构、来历不明的培训教师、零门槛的速成培训班、零基础的学员”,“流水线上‘培训’出来的医美人员”……当消费者走进美容院,这些可能就是为消费者进行医美服务的人员。

“花5000元报名费进行6天的培训,即可拿到微整形美容师高级证书”、“拿货价1000元出头的针剂,到整形医院价格就是12800元一支”、“从未拿过注射针的学员,直接上脸注射、埋线”……看着一幕幕医美乱象,以及“3·15”晚会视频里,被埋线学员脸上渗出的血珠,不少人直呼“好可怕”、“看麻了”、“怎么敢啊”。

但正如“3·15”晚会中提到的小雪、小红一样,在“颜值当道”的当下,选择医美的年轻人并不是少数。同时,燃财经注意到,走进美容院、进行医美的年轻人年纪也越来越小。

比如小凯就告诉燃财经,“因为舅舅从事医美相关工作,所以我对医美的认知会比较早,在2015年就尝试了人生第一次医美项目。”当时,小凯才15岁。

今年才21岁的菱角也已经接触医美两三年,做过的项目从“光子嫩肤”到“肉毒素”,已经称得上医美机构的老客户。

不过从涉及的项目来说,小凯和菱角所尝试的医美项目属于比较基础那一类。“第一次做医美是因为那会儿脸上青春痘比较多,所以在舅舅的建议下我做了和消炎、清痘相关的项目。”从那以来,医美虽未成为小凯的生活必须品,但也在一直持续,“我做过针清、光子嫩肤,也打过水光针和瘦脸针。”

菱角对医美最大的需求也是祛痘印,“固定做的则是光子嫩肤,平均2-3个月一次,效果是有的,但也不用神话医美。”尽管自己接触医美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但目前也只做基础医美,当作维持皮肤现状的方法之一。

2021年12月,新氧数据颜究院发布曾发布《2021医美行业白皮书》,其中指出医美消费人群在年龄分布上,2019-2021年三年中,25岁及以下人群已是医美消费的绝对主力。同时,来自于更美APP于2021年1月发布的《更美2021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虽然95后仍是医美行业主力军,但是00后占比已经达到19%,95后、00后整体占据医美消费市场54%。

医美消费者进一步低龄化的趋势明显。“首先是因为00后是伴随着智能手机发展起来的一代,他们较早便接触了大量的信息,观念也更加开放,对自己身体进行干预或者改造的认知能力和接受能力相对更强。”八大处整形医生甘承分析表示。

同时,00后的父母基本都是70后,他们的消费能力较上一代较强,观念也更为开放。很多70后的父母会带着孩子来做医美项目,或者去交流一些医美之后的经验。“另外社交媒体也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不管是抖音、快手还是小红书,或是一些专门的医美APP,都为这群年轻人了解医美提供了更多的途径。”甘承指出。

但正如“3·15”晚会中因医美而毁容的小雪和小红一样,医美也有风险。小凯表示,“(目前做过的项目)都没有什么副作用,效果也不错。”但小凯也直言,尽管深知医美的效果不错,但不会盲目去做。”

菱角也强调,就目前的情况,改变容貌形态的整形类还不太敢尝试,有创伤需要恢复期的也不太敢做。“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恢复不好,反而适得其反。”

医美在我国已经成长为一个千亿元规模的行业。“艾媒咨询”发布的研究显示,2015-2019年,中国医美需求增速超过全球,年复合增长率达28.7%,预计2023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将达到3115亿元。同时,来自天眼查的数据也显示,目前我国共有近10万家医美相关企业,并且2019年至2021年我国医美关企业分别为5.9万余家、6.9万余家、9.9余万家,增长趋势明显。

甘承强调,就目前的技术来看,常规医美在安全性上实际上已经没有太多问题,但前提是选择的机构是正规的医美诊所。“判断一家机构是否正规的方式很简单,就是要先去专门的资质网站去查询机构出示的证书是否存在。除此之外,也要看其展示的项目里面营销的成分有多大。”

“如果某家机构或者医生向你介绍的项目显而易见是广告,那么基本就可以放弃这家机构了。”甘承直言。

00后“跳进”医美

“美貌溢价”、“丑陋罚金”,这两句颜值时代新语,准确表达出了“颜值当道”的观念下,年轻人对颜值的看重。

“我大概是从2、3年前开始接触医美的。最开始对医美的认识来自于我妈妈,之后真正走进医美机构则是朋友带着一起。”在菱角看来,家庭和朋友是让其接触医美最直接的原因。而医美也只是其众多护肤手段之一。

到现在菱角大概2-3月做一次光子嫩肤,维持皮肤状态,每年在医美上的开销大概在5000元左右,“30岁之后可能会做抗老抗衰的项目,二三十年后估计还会拉皮。”

小凯则表示,“我学的是歌剧专业,一般只有在考试前才会打一次瘦脸针,平时就是最基础的护肤,但也不会很频繁。”小凯称,不会固定的频次做医美,一般都是看心情,心情好的时候可能突然想到了就预约来做一下,每年在医美的开销也基本是五六千元左右。

和小凯一样,同样在十几岁就已经接触过医美项目的还有今年刚刚满25岁的珺珺。“刚刚过去的2021年,我就做了两次光子(嫩肤)、一次水光针。”

珺珺告诉燃财经,第一次做医美应该是在高中,做的项目则是皮秒激光。“我妈妈一直有做医美,包括除皱、拉皮、玻尿酸等,所以我对医美的认知也比较早,而第一次走进医美机构也是在妈妈的影响和建议下。”

2020年,珺珺花了将近2万元做了双眼皮。除此之外,她已经体验过的医美项目还包括皮秒、水光针等。“我没有固定的医美频次,每年在医美上的支出也主要取决于钱包的余额,剩余多的话就会做得多一些,钱比较紧张的时候,就不去做。”

如果将小凯和珺珺列为医美淡定派,那靓靓则疯狂了很多。

2021年10月,刚刚满18岁的靓靓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医美项目,之后,医美就成了靓靓生活中必不可少一部分。

靓靓告诉燃财经,痘痘已经困扰自己很多年,尝试过很多祛痘的护肤品都无济于事。“一次刷抖音,无意间看到了说针清可以祛痘,我就马上去了解了。”靓靓表示,从了解针清项目到走进医美机构,前后也就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

“并没有什么安全上的顾虑,更多的顾虑反而是怕清不干净,反反复复。但后来效果还不错,顾虑就打消了。”靓靓表示,现在基本上每周都会去一次,脸上也干净了很多,闭口痘痘基本都消失了。

“到现在,我已经花了差不多近一万元了。”靓靓称,目前做的项目就是针清、补水,顶多再加一个除螨。但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经济收入的不断增大,做的频次和项目也必然会发生变化。

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视觉中国

甘承也认为,“医美在每一代人当中都是必然存在的事情,人们到了某个年龄之后,都会去做相应的项目。比如现在的年轻人会在20岁左右选择做双眼皮,而30-40岁的人选择面部提升或眼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目前来看,年轻人的医美需求还比较基础。新氧的《2021医美行业白皮书》就指出,2021年下单人数最多的项目分别为除皱瘦脸、美白嫩肤、玻尿酸、保湿补水、清洁祛痘。无论男女,对于清洁祛痘的需求都较高。

2021年,女性选择最多的项目依次为除皱瘦脸、美白嫩肤、玻尿酸、保湿补水、清洁祛痘,清洁祛痘位于第五位。对于男性来说,选择最多的项目依次为除皱瘦脸、美白嫩肤、清洁祛痘、玻尿酸、保湿补水,清洁祛痘也位于第三位。

被“种草”的需求

甘承分析,走进医美机构的年轻人年龄越来越低受多种因素影响,比如00后较早接触了更多信息,观念也更加开放,同时消费能力也更强。此外社交媒体还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之前是不懂就百度,现在是不懂就抖音或小红书。”

这一点也得到了数据的佐证。Mob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95后医美人群洞察报告》就显示,超7成95后医美用户是通过以小红书为代表的分享类接触医美的。其次,超6成的用户被身边朋友种草医美。

96年的欣欣便是通过铺天盖地的医美广告走进医美机构的年轻人之一。

欣欣告诉燃财经,自己了解医美的主要途径便是小红书 ,其次是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如欣欣所言,今年2月初,燃财经在小红书搜索“医美”,与之相关的笔记超过51万篇。其中“医美去痘印”、“水光针”、“光子嫩肤”、“热玛吉”等热门项目的相关笔记也分别超过2万篇、6万篇、7万篇以及5万篇。

图/小红书上医美相关帖子

  来源/燃财经截图图/小红书上医美相关帖子   来源/燃财经截图

欣欣表示,自己皮肤比较白,但唇毛很浓,对比之后更为明显。“其实即使在小红书做了很多功课还是会担心,怕越做越严重。”之后欣欣同事的安利彻底让其打消了这种顾虑。“因为这个项目需要定期去做,所以基本上就是按照机构的安排,前三次是一个月一次,现在是两个月一次。”

北京某医美机构护士墨玉告诉燃财经,“口口相传”在年轻的医美人群当中力量极强。“我的一位客户,整个宿舍的同学已经没有单眼皮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社交平台的“种草”、分享也有“注水”嫌疑。比如江苏公共新闻频道3月15日的一篇报道就指出,“医美种草”案例可能是精心加工的虚假摆拍,一套案例图片加上代发“种草”笔记,售价440元。案例提供商还可以根据整形机构的需要,专门组织模特拍摄术前、术中、术后的效果,模特不需真的做手术,整形效果全靠化妆师操作。据一销售商透露,各种案例素材都明码标价,价格在50-1900元每套不等。

于是,年轻人选择医美时还需谨慎,从自己的实际需求出发,并小心甄别营销和推广。

墨玉表示,不管是00后还是其他年龄段的群体,在选择医美项目时都是依据自己的要求和需求来决定的。就00后而言,做得比较多的整形类项目就是眼镜、鼻子和吸脂。皮肤保养类的则是水光针和光子嫩肤。总的来看,00后最早做的医美项目基本就是瘦脸针、水光针、光子嫩肤等,痘痘肌的第一选择则是祛痘类的,但不长痘的年轻人基本第一选择会是瘦脸针。

小凯也表示,不管是00后还是95后,做医美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喜欢做和盲目做是有着本质差异的。”小凯告诉燃财经,有一次自己想割双眼皮,但舅舅说没必要,保持自己的现状更有风格,便放弃了。

只是对于时时刻刻在“网上冲浪”,接收着海量信息的年轻人来说,也难免被社交平台上的信息影响,选择做一些并不符合自己当下需求的医美项目。

“前两天我的一位00后客户才刚刚做完了热玛吉,还有一位刚刚预约了Fotona 4D Pro(无创面雕激光)。”墨玉告诉燃财经,如今的00后,做医美已经是一件十分普遍的事情,在选择医美项目时,也早已经不再单纯地停留在补水、清洁这个阶段,而是开始将除皱提上了日程。

小凯也表示,自己认识的一位年纪不足25岁的学姐,刚刚做完了热玛吉。

燃财经了解到,墨玉口中的热玛吉和Fotona 4D Pro均是除皱的热门项目,当然也价格不菲。根据北京市某医美机构微信小程序上的报价显示,第四代热玛吉面部和颈部的原价为24888元,折后为15800元。而Fotona 4D Pro的价格则在3999-25500元不等。

“虽然抗衰项目在他们脸上还看不出什么效果,但他们会觉得这样可以减缓衰老的速度。”墨玉如是说道。

当然,部分平台对医美的监管有所加强。

3月16日,燃财经在小红书搜索“医美”,与之相关的笔记仅剩下25万+篇,同时“医美去痘印”、“水光针”、“光子嫩肤”相关笔记分别为超过5400篇、3万篇和2万篇,热玛吉已经不显示相关笔记数量。

另外,在小红书搜索“医美”、“水光针”、“光子嫩肤”、“热玛吉”等内容时,小红书还会在显著位置提示“医美有风险,请选择正规医美机构与职业医师”,排在最前的也是小红书官方的“合规医美查询指南”,以及小红书的“医美品类专项治理公告”。

市场膨胀与危险并存

越来越多年轻人对美的需求,让医美行业不断膨胀。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医美用户1367.2万人,预测2023年医美用户达2548.3万人。《更美2021医美行业白皮书》也指出,2021年医美市场规模约2274亿元,预测2022年医美市场规模约达2643亿元。除此之外,2021年度医美相关企业的新注册量相比2020年上涨了27.18%,中国轻医美市场用户规模相比2020年增长了20.59%。

天眼查数据显示,2000年我国医美相关的注册企业仅为434家,且在2015年之前都没有一个很明显的增速。2016年之后,我国医美相关的年度注册企业开始慢慢增多,尤其是2021年,数量已经达到28444家。

图/医美行业年度注册企业

  来源/天眼查图/医美行业年度注册企业   来源/天眼查

另一组来自《2021年医美行业投融资报告》的数据显示,2021年1-12月,医美领域共有35起投融资事件发生,在已透露融资金额的项目中,总融资金额共达约189.34亿元。

行业膨胀,资本涌入,是医美行业蓬勃发展的一面。但在医美的另一面,也隐藏着风险。

2021年5月,“精灵耳”走红整形圈,其缘由则是某网红在社交平台分享了自己做精灵耳整形的经历,并“PO”出前后对比照表示,“这样做可以显脸小。”一时间,“精灵耳”火速出圈,并成为追逐时尚与个性的年轻人口中的新事物。

对此,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整形美容烧伤科副主任医师李正勇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刻意去做精灵耳,需要将耳朵的正常角度变成一个比较大的角度,这个时候可能要取一些我们肢体的组织,比如说耳甲腔的软骨把整个耳朵后面支撑起来,后续很有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无法预料的问题,风险肯定是比较高的。”

除了需要取肢体组织的精灵耳,还有一些网友“PO”出自己切断神经而瘦腿的“小腿神经阻断术”的图文帖子。

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视觉中国

“3·15”晚会报道中的医美消费者小雪和小红,则因为医美事故而造成左眼永久失明,或者脸肿、变形、面目全非。“尽管现在医美的‘风’确实很大,但年轻人切忌盲目跟风。”甘承建议。

“消费者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还处于早期阶段,或者说是一种比较分裂的状态。一方面,不甚了解或听到过一些负面报道的人会默认为存在很多的问题和弊端,包括安全性、合规性、专业性等。另一方面,资深的消费者则不需要营销、广告或医美平台去引导,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且专业的认知。那些想要接触医美但却又没有认真了解医疗信息的小白,就成为了‘韭菜’甚至受到了伤害。”甘承说道。

另外甘承也表示,医美是一个有着较强专业性的领域,有着相当高的隐形资质,并不是短时间就可以掌握,就算是一些所谓的百万粉丝甚至千万粉丝的美妆UP主也未必会真的了解。“如果你认真观察,会发现顶流的美妆UP主很少会涉足医美项目。因为即使技术已经很成熟,但依然没人能保证万无一失,医美翻车的可能性极高。”

同时,甘承建议,在鉴别机构时,可以注意,“好的医美服务机构很少营销或推广,因为长期优质服务建立的口碑会带来流量。”甘承表示,医疗本身并不是在生产商品,没办法复制,只能一个一个的去做。甚至可以说无差别的医疗美容广告对于真正有技术的机构来说是一种灾难。“反推我们就可以知道,有些需要不断推广的机构或服务,其技术门槛往往并非很高”。

对于美的追求是自然且合理的,但如果以不恰当的方式并且过度追求美,或许会达到相反的结果。消费者在进行医美项目、选择医美机构时还需擦亮眼睛,并且小心提防互联网上的种草、分享。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