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后,我快还不起房贷了

2022-03-20 09:55:来源:创事记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王敏 唐亚华 李秋涵 邹帅 宛其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本想通过买房来安居,却不曾想会有“房贷断供”的一天。

当下,疫情反复,不少企业甚至大厂裁员降薪,一些曾经手拿高工资的打工人在收入缩减后,不得不面对高额房贷的压力,甚至有一些已经走在断供的边缘。

阿里法拍数据显示,在2021年,全国大约有169万套房子在阿里平台上拍卖,同比增长了30%以上。到了今年3月份,法拍房数量已经增加到了310万套。

上涨的数字背后大多都有一个心酸的还贷故事。五位艰难还房贷的业主跟我们聊了聊,在失去工作、收入减少的情况下,是如何应对这场“断供”危机的。

他们中有人曾站在房地产风口,在拥有高薪时,购买多处房产和车位,又因为对个人的预期过高,当现金流不足时,没能及时卖房回笼资金;有人为了还贷,换了一份自己不喜欢但收入比现在高的工作,还要找兼职、做副业攒钱;有人因收入下降,无力承担房贷,已经需要靠家人接济;有人被房贷拖累,为了顶住压力,从当老板再回去做打工人。

还有的人因为断贷三年,被银行起诉,被征信系统拉黑,不能坐高铁、飞机。现在只能靠打零工过活,生活像被拖进深渊。

来看看他们的故事。

月供2.3万再加60万外债,

我之前把盘子拉得太大了

周芜 | 29岁 地产从业者

我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地产行业,在自己工作的新一线城市,于2018年和2019年各购入了一套房。第一套总价大概170多万,第二套总价220万,首付总共掏了120万左右之后,两套房以及车位的贷款,每个月要还2.3万左右。

2021年之前的三年多,我的销售业绩一直排在公司前列,一年收入有50多万,还房贷可以说根本不在话下。

但2021年,地产行业遭遇整顿。在行业性危机下,我的收入也大幅缩水,去年收入降到20多万,上个月才几千元,根本入不敷出。

到去年12月底,我的现金流就已经出现了问题,得靠信用卡来还月供。现在,信用卡也已经欠了十几万,基本上到每周的信用卡还款日,要想办法再倒信用卡补上。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2月份,我得知投资到外汇平台的60多万可能拿不回来了。2019年年底,我从一个客户那里得知,投资外汇收益率很高,即便当时手头没有闲钱,也不想错过,就半年借了60万投进去。原本想着这笔钱,到2022年6月的时候能翻一倍,没想到,那家平台出了问题。

这60多万,从投资变成了负债,认清现实后我真正慌了神,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这60万的债务中,有一笔20万的账今年6月份必须要还。

总结来说,我遇到当下的财务危机,外因是行业受到影响,收入降低;内因就是自己把盘子拉得太大,超出能承受的风险范围。

今年2月中旬以来,我十分焦虑。我想过卖房、卖车位。但两套房中,一套在自住,另一套还没有办产权证,至少要到2025年才能买卖。至于车位,有个车位的贷款是大概6月还完,之后就可以考虑卖出去,大概能卖十几万,可以先回笼一笔资金。但这两种方式,都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不过,我从另一个也面临房贷断供压力的朋友那里得知,可以考虑去银行信用贷款,哪怕利率比较高,却可以把债务往后抛。只要坚持到卖了房,卖房的资金一定能把这些债务都平掉。

我最近已经在准备向银行咨询信用贷款了。最重要的是,先解决当前的危机,不要断供导致征信出现问题。

接下来,我考虑换工作,重新提升收入水平。有之前工作积累的销售能力,我对自己的赚钱能力是有信心的。或许等到2025年时,不用等卖房,我的经济危机就已经缓解了。

三年内集中买房、买车、生娃、装修,

大幅降薪后我扛不住了

小红帽 | 32岁 地产行业

2017年,我和老公在郑州买了一套89平米的小三房,总价107万,首付30万,房贷30年,每月要还4300元。

当时我们两人的总收入只有一万多,房贷占快一半,觉得压力还不是很大,主要是当时没有规划好,我们没有存款,只能筹钱买房,还刷了信用卡。

房子是期房,接下来的两年我们有房租、车贷、装修、买保险、养孩子等开销,不仅没存下钱,反而又刷了一些信用卡。到了2021年,我们信用卡累积欠债30多万,去年还了一部分,还剩20万左右,想着逼自己一把,计划分期一年还完。

所以我们一个月总共花费有两万多,包括信用卡还一万多,再加上房贷和其他生活开销。我一个月工资一万多,老公月薪也有七八千,再加上做一些兼职,原本还能勉强维持,但今年1月,我所处的房地产行业市场行情不好,我从1月中旬开始放假到现在,还没有发工资。没有收入,也没有积蓄,有信用卡要还,即将面临断供。

我顶不住这样的压力,只能另谋生路。最近我换了一份工作,过两天入职,这样的情况应该有机会缓解。目前这份工作不算很满意,但为了工资和生活,也可以忍耐。我在做与主业有关的兼职来增加收入,同时还在做副业,尝试做抖音自媒体。

之所以会这样,我觉得是当时没有规划好,差不多三年的时间买车、买房、生孩子、装修,都很需要钱。不过对于买房我不后悔,没有这些贷款,我可能也没有存款,有了这些压力,反而会逼自己一下。

年轻人买房还是要从长计议,多关注政策,多看一些房源。买房不怕有贷款,就怕还着贷款房子还烂尾了,还有一点很重要,贷款不能超出自己能承担的范围太多,虽然未来工资有机会涨,但环境变幻,需要谨慎。

本以为买了安身立命的资产,

没想到却是个雷

暖暖 | 42岁 无业

2012年,我买了一套商住两用的房子,当时不限贷不限购,价格大约为2.5万元/平,总共花了150万元,房贷每个月1.3万元。早些年我工作收入状况还行,一切良性运转。

2017年出台了一项房产新政,对商住两用房的冲击很大,我们小区的房子本来后期开发商已经卖到5万元/平,但新政后,房价那段时间降到了3万左右。有的人认亏几百万处理掉房子,有人陆续开始断贷,因为房子剩下的价值还没有贷款高。

屋漏偏逢连连夜雨,2019年,我被裁员了,经济状况急转直下。房子我也没舍得住,自己租住地下室,把买的房子租了出去,每个月有5000元的租金,但相比1.3万元的房贷,我还有8000元的缺口补不上。撑了一段时间,房贷还是断供了。

除了房贷,房子相关的物业费、水费、电费、供暖费、制冷费等我也都没有交上。那之后,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银行天天发催款函,各方也来催缴费,后来法院开始拍卖房子,但拍卖了两次,都流拍了,这房子就是没人买。现在银行、物业、水电供暖公司等全都给我发了起诉函,我头上顶着四五个官司。被征信系统被拉黑后,银行已经把我名下所有的银行卡都封了,我的微信支付、支付宝也都不能用,我现在用的还是我妈妈帮忙注册的微信,也不能坐高铁、飞机,生活举步维艰。

本来我想着,把房子卖掉还贷款和欠款,我也可以回老家生活。但房子很难卖出去,我四十多岁了,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孩子,进退两难。工作不好找,房子每天还在烧钱,我就靠打点零工,东拼西凑的陆续还一些各方面的费用。

十年前,我32岁,在人生风华正茂的时候,我兴高采烈地以为是给自己买了一套安身立命的房子,没想到却是个雷。这个雷炸得我面目全非。我不得不挣钱去养它,这个沉重的包袱,想丢都丢不掉。

赚第一桶金后冲动买房,

收入下降后还贷靠家人

Lucky | 27岁 事业单位

我曾经是房产销售,2017年-2018年是住房市场还不错的时期,我手里有大批客户都在这个时间段上车。我身在其中,也是2018年房价几乎是最高点的时候,正好赚了第一桶金,一狠心就买了一套小房子,月供将近4000元,是我当时月薪的30%左右。那个时候,我可以独立负担月供。

我觉得买房这件事挺玄的。很少有人是有充足的存款、非常积极健康的现金流才会选择安全上车,大部分都是在黄金期,盘算着手里有差不多的首付,月供也没那么恐怖,就激情买房了。

我们的观念一直都是买涨不买跌,再加上很多人,包括我,想趁着风口赚点红利,但其实当时的经济状况并不能支撑自己随意去投资。我当时买房甚至没跟家里商量。

我是以房主和房产从业者的角度亲眼看着变化发生。我买的房子在山东烟台,去年我离开房地产行业,回到东南沿海老家,进入事业单位工作,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收入大幅下滑。4000元的月供比起一线城市来说算少的,但占我现在工资一半以上,还是挺难维持的。现在一直是家里人在帮我还月供,将近一年了。

不仅月供需要家里帮助,买房这件事也让我的生活质量有所下降,每次想消费,想出去玩一玩的时候,都要惦记着房贷,心理压力很大。

我的想法是,如果是刚需就上车,总得需要住房。但如果现在想投资,还是在欠发达地区,比如自己老家,或者是一线城市不太好的地段,那还是先别买了。从我自己的经验出发,2016年-2018年是市场房,大家来旅游度假,随便买一套房子,又便宜,又有上升空间。但现在,北方很多城市是资源枯竭型,发展不好,我估计最近几年市场是在趋稳,不好说后面会怎样了。

目前有两个选择,一是我打算利用业余时间,搞点副业,毕竟现在时间也比较灵活,开源还是最重要的。二是我也考虑要不要把烟台的房子卖掉,但现在属于“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处境。按理说我都已经回老家了,应该在老家买一个刚需用房,而且烟台的房价3年跌了3000多元,及时止损确实是对的,但我还是想等一等,可能就有转机了呢?

在燕郊和老家各买一套房,

压力太大打算关店重新去打工

李晨 | 38岁 个体户

2007年,我初中毕业就来北京打工,在三里屯当理发师,做完学徒之后每个月收入高的时候有一万多。我一直把工资攒着,梦想在北京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

到2015年,身边的人都在说离北京很近的河北燕郊房价要大涨,劝我去那边看看,投资房产比拿着钱创业要稳。我拿着存款再加上向亲戚借了点,在燕郊转了一个月多,选中了一套总价230万的房,首付之后每月还8000元左右。

我算过,如果还在理发店上班,是勉强可以还贷的。但那时我儿子出生了,开销大了,再加上我依然想自己开店。在北京市区租不起门面,我决定去燕郊开店。

燕郊的年租金的确不贵,装修花了一些钱,为了缩减开支,店里就我和我老婆,忙的时候请一个学徒帮忙。在之后的两年,虽然店里每个月流水不是特别稳定,但每年收入也有接近几十万,每个月除去家庭开支和房贷开支,还有剩余。

我知道自己迟早要回老家,小孩再大一点也只能送回老家上学。我就又在老家县城,贷款买了个大房子。

转变就在疫情,2020年很多外地人选择回老家,店里流失了很多熟人客户。生意越来越差,但开店的开销不小,日常租金和水电都在往外花钱。再加上,我老婆带着儿子回老家上学后,店里需要再找一个长期工,人员开销也来了。

一合计,去年一年店里赚的钱,交完燕郊的房贷就没剩多少。儿子在家的开销和老家的房贷,得靠我老婆上班和家里人挪钱还贷。

今年生意更不好了,燕郊来来往往有人进来,但店里已经没多少熟客。而且大家现在手头也紧张,染发做造型这类利润比较高的项目,也不如以前花费频繁了。

我现在每天都很焦虑,面临着两个选择,老家和燕郊的房子只能供一个了。而眼看着燕郊的房价已经跌了将近一半,家人劝我把这套房卖掉。

我早就去咨询过房产律师,他们说,卖房得先把尾款补上,我的那套房合计需要垫资还款90多万。而且还不见得马上就能出手卖掉,按照现在的行情,至少要挂半年。

没办法,我已经决定把店面转租出去,也联系了一家北京市区的理发连锁店,准备去打工了。两套房子的房贷能续多久是多久吧。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文中配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芜、小红帽、Lucky、暖暖 、李晨为化名。

作者:佚名